这是开启智能化指挥的金钥匙

军事
4阅读

丨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光明军事(ID:GM-junshi)

技术决定战术,引起指挥变革。恩格斯指出,“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改变甚至变革。”

近期具有智能化特征的局部行动冲突表明,未来战争形态将逐步演变为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作战,真正的战斗力是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作战指挥能力。聚焦智能化作战指挥要求,从总体上谋局布势,抓住网络信息体系枢纽发力,着力解决制约作战指挥能力生成与提高的关键要素,才能在特定的时空领域里纵横捭阖,做出一篇高屋建瓴、气势恢宏的华彩文章。

01 依网聚力:人机融合的指挥所编组

作为执指挥之龙头的指挥所,是基于网络信息体系作战的核心,科学合理的指挥所编组是指挥效能发挥的关键。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是链接各级各类指挥所的“桥梁”,也是贯通作战指挥链路的“战场信息网”,通过智能化的一张张“网”可以高效聚合作战指挥能力。2020年发生的纳卡冲突,阿塞拜疆军队通过“有人与无人协同作战系统”的网聚效应,实现对TB2攻击无人机、哈比无人机等的远程遥控指挥,成功突破亚美尼亚S300防空系统,大量杀伤亚方地面力量,初步展现了有人/无人协同作战指挥的巨大威力。

扁平化设置。具有智能化特征的指挥信息系统作战运用,优化了指挥信息运行流程,实现指挥“触角”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加大了指挥跨度,减少了指挥层级,变“纵向树状”结构为“扁平网状”结构。这种设置适应了灵活指挥的需要,各级各类指挥员可随遇接入,人机一体,远程异地实时指挥控制部队行动,指挥效能极大提升。

虚拟化配置。机械化条件下“集群化”的指挥所配置模式,往往是“走起来一大串,停下来一大片”。依托智能化网络搭设的指挥所,物理形态虚拟化明显,可以进行更远距离、更大范围的配置,既不影响指挥效能发挥,又提高了指挥所生存概率。

精干化编席。智能化网络链接改变了指挥所集中配置模式,以各指挥要素为主进行分散配置,基于网络分布联动作业,指挥所人员编组由人力密集型向精干高效型转变,减员增效,实现由规模组合向效能融合转变。尤其是在合成战术兵团指挥所,可以按照席位配员,并尽可能从不同的军兵种中抽组指挥和参谋人员、以及技术专家,编配到有关席位,共同完成指挥任务。

02 依网联动:敏捷响应的指挥活动

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集军事智能、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先进信息技术于一体,增强了指挥员全域感知战场态势、分布联动指挥的能力,可以高效快速处理指挥活动。

融合共享情报信息。基于网络信息体系作战中,智能化网络能够把战场上的武器平台、各军兵种(部队)和单兵与战场传感器、各级指挥所和人员连接起来,适应情报信息流转需要的处理方式应运而生。可以将各种情报源提供的文字、图片、视频和音频等情报信息依托网络集中整理;可以开展人机结合综合分析判断情报信息;可以将情报成果按需共享分发,使不同指挥员按照权限就能通过网络传输系统快速调阅、查询、获取各类情报信息,确保对战场态势的共同感知。

分布交互决策计划。随着智能化技术运用于作战指挥实践,未来临战筹划过程中,面对面开会决策、顺序作业的方式还会有,但将是一种辅助手段。指挥所间可以通过系统提供的“智能研讨厅”,按照权限与席位分工,通过自主话音交流、文字表述和多媒体演示等多种方式讨论作战方案,评估优选作战方案,并定下作战决心;利用网上文电操作系统,拟制下达作战命令,也可以依托信息网络,以网络会议或视讯会议的形式,异地组织作战协同和作战保障;当上级通过网络平台回复决心后,指挥要素可通过信息交互,并行拟制作战计划。

动态精准控制协调。传统作战条件下,指挥员无法知道“山那边”的情况,也就无从实时掌控部队作战行动。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作战,指挥员可通过战场态势图和各作战力量反馈的作战进展情况,及时分析和综合判断,掌握战场变化;通过智能化“态势图景”和行动监控软件,判断各种作战力量依据作战命令和计划的行动情况;当协同失调、调整部署或是任务变更时,可及时通过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进行控制协调,纠正偏差。

03 依网赋能:随机动态的指挥方式

指挥方式的实质是指挥职权如何分配和掌握,采取不同的指挥方式体现不同的指挥职权。传统集中指挥、分散指挥等指挥方式并未过时,只是智能化网络赋予了指挥职权分配的更高灵活性。

网络节点式指挥。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作战,指挥信息的运行效率大大提高,各种作战力量、各个作战单元、各类作战要素都能达成整体联动、同频共振、有效聚合的目的,指挥所为了抓住战机,对战场上紧急情况做出快速反应,完全可以打破层级的限制,突破指挥跨越的层次性,在整个网络中通过各指挥节点实现集中指挥和分散指挥的高度融合,以满足指挥时效性的要求。

虚拟游动式指挥。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为指挥员创造了一个完全虚拟的协作空间,指挥所可根据需要在战前或战中临时进行虚拟指挥编组,指挥员也不必再集中于固定的物理场所,可以动态分布于战场上的任一地点,通过终端设备和网络规划,随遇接入,实施机动指挥,真正实现“物理上分散、逻辑上集中”,达成指挥的“形散神聚”。

04 依网增效:标准统一的指挥作业

基于网络信息系的作战,指挥网络种类繁多,指挥对象复杂多变,如何保持各种指挥要素对指挥任务的一致理解,除了指挥员要有高超的指挥艺术外,更需要在指挥作业内容上谋求标准统一。

指挥数据标准化。指挥数据是支撑作战指挥高效运行的首要条件。为达成智能化网聚效应,应按一体化技术体制,对数据采集与录入、数据存储、数据发布、数据格式以及操作软件等进行标准化处理,统一诸军兵种间的交互语言,保证他们的信息能够相互对接和认可。

指挥内容标准化。着眼智能化技术对指挥信息系统的支撑,通过统一指挥内容标准,使各级指挥员可以更快的速度接收、处理、分析和产生数据;突出“人机”结合后指挥内容的标准化,以通用态势图为主,图文表结合,强调文书模板自主匹配与支持;为便于存储、传输、处理和分发,节约传输带宽,诸军兵种指挥所应使用相同指令短语统一计划、命令等指挥内容格式。

指挥程序标准化。结构决定功能,现行的指挥程序仍然复杂烦琐,不利于指挥员高效开展指挥活动。适应基于网络信息体系作战指挥需要,对指挥所经常性的指挥活动和参谋作业工作如拟制作战方案等进行具体、明确的规定;要以条令条例的形式,规范作战中涉及诸军兵种协同关系复杂的指挥工作;对程式化的作战行动程序如指挥控制行动等进行标准规范,形成统一的标准程序。

图:源自网络

科技前沿微平台

Military2016

联系我们:kepu@gmw.cn

来源:光明科普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