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不遇”,至少165人遇难!他们却笑得如此开心

国际
7阅读

“灾区的景象很可怕,造成的破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地时间7月18日前往遭遇严重洪灾的德国西部视察时这样说道。

德国总理默克尔视察灾区。央视新闻画面

连日来,欧洲中西部多地因持续暴雨引发洪涝灾害。据法新社报道,截至当地时间19日晚,至少有196人在洪灾中遇难,其中德国165人、比利时31人。

德国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受灾最为严重,目前已有至少117人死亡。随着搜救行动继续,预计伤亡人数还将进一步上升。此外,德国还有约170人失踪,比利时有71人下落不明。

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表示,德国政府将准备超过3亿欧元的紧急救援资金,并将在修复房屋、街道和桥梁方面投入数十亿欧元。

洪水损毁德国城镇街道。新华社发

一切发生在短短10秒钟内

在德国重灾区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洪水冲毁大量房屋和道路。回忆起洪水袭来的那一刻,有灾民说,这是他一生中最糟糕的经历。

德国灾民 安德烈亚斯:谢天谢地,我的家人都还活着。我当时害怕极了。我住在二楼,被尖叫声惊醒,警报也响起,周围散发着臭味,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我们想去救楼下的家人,但水已经涨到2.5米高……这时一声巨响,楼下所有东西都被淹没了,这一切发生在短短10秒钟内。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经历。

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阿尔韦勒县是这次洪灾的重灾区,城镇多处成废墟。

约格·劳厄是阿尔韦勒的老住户。记者见到他时一身泥泞,他向记者讲述了洪水来临时的惊魂一刻。

当地居民 约格·劳厄:我在深夜11时左右醒来,一下床就踩进了大概20厘米深的水里。我先抱起妻子走到门口,此时水就已经涨到膝盖的位置了,然后我又回屋里取了一些资料,这时水已经到大腿的位置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根本无法想象水涨起来有多快。

阿尔韦勒地区是德国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当地一些葡萄酒商今年刚进了新货,不料却遇到了洪水袭击。小镇一个葡萄酒商户强忍着眼泪感叹,难以认出眼前的景象,一切都被彻底摧毁了。

德国葡萄酒商 迈克尔·朗:我只能试着去挽救一些资料文件。但商店里,葡萄酒瓶、装饰品都被洪水毁坏了,碎玻璃被冲击到街道上。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必须克服这些,继续清理工作。

小镇上有一家成立于1988年的古董书店。如今,该店书架上的书散落一地,有的甚至被洪水冲到店外,书上沾满污泥,面目全非。古董书商胡斯特正拼命抢救他的藏书,看着自己的珍藏被毁,他感到无比痛心。

德国古董书商 沃尔夫冈·胡斯特:我这里有1510年、1520年出版的书,甚至是更早期的书,它们都是孤本,这些被洪水损毁的书大概有150多本,它们基本上只能在图书馆见到,连网络上都找不到,它们真的很罕见。

国家在哭,拉舍特在笑

被视作是“默克尔接班人”的现任基民盟主席阿明·拉舍特17日陪同总统考察洪水灾情期间,与身边人谈笑,被媒体镜头拍到。

当总统发表讲话,向遇难者表达哀悼时,身后的拉舍特与旁边数名政客谈笑,相关照片和视频在网络流传。视频中,拉舍特一度大笑数秒,表情夸张。这一行为引发公众和政界人士批评。

总理热门人选拉舍特被拍到赴灾区现场声援时“大笑”。环球时报发

德国畅销日报《图片报》以“国家在哭,拉舍特在笑”为题报道此事。

拉舍特17日晚些时候在推特写道,他在灾区“交谈情形下呈现的形象”不合适,“对不起”。

预警系统是否未能保证人们安全

此次德国洪灾已造成至少160人死亡,有关“德国灾害天气预警系统是否未能保证人们安全”的质疑越来越多。

德国《图片报》18日的报道批评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这两个在本次洪灾中饱受打击的州未能及早采取行动。报道指出,这两个州很多地方的警报器都很安静,极少发布警报。

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舒尔德镇,洪水冲毁房屋。新华社发

德国城镇协会主席兰茨贝格呼吁对“灾害天气早期预警系统”进行彻底改革。他说,人们认为这只是一场大雨,这轮暴雨洪灾如此巨大的规模并没有被清楚地传达出来。他还表示,警报器系统应该得到更广泛的使用,这样即使停电,人们也能收到信息。

由于全球变暖,这类事件变得越来越频繁

多名专家表示,德国遭遇的此次气象灾害可能与气候变化有关。

德国气象专家于尔根·施密特表示,笼罩在德国上空的低气压“贝恩德”缓慢移动了近24小时,因此降水量很大,进而引发这次洪水。

洪水“吞没”德国城镇。新华社发

施密特解释,北极地区显著升温,导致北极和赤道之间温差变小,低气压因此移动得愈加缓慢。他说,低气压14日当天正好笼罩在德国上空,“从东部来的暖湿空气和西部来的冷空气汇集,从而引发大量降水”。

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教授斯特凡·拉姆斯托夫表示:“我们不能说这一气象灾害是全球变暖的结果。但可以确定的是,由于全球变暖,这类(极端天气)事件正变得越来越频繁。”

来源:新华社、央视新闻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 林传凌

来源:广州日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