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骚乱背后:华商雇佣安保公司保卫 有人萌生退意

国际
8阅读

中新经纬07月20日11:54

原标题:南非骚乱背后:华商雇佣安保公司保卫 有人萌生退意

经济发展不景气的南非,在一个偶然事件助推下,燃起熊熊烈火。

南非连续数日骚乱,引发了全球的关注,直到7月18日“曼德拉日”的到来,打砸抢的闹剧才逐渐归于平静。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当天发表的“曼德拉日”讲话中表示,暴力事件堪称“南非民主进程中前所未有的历史事件”。

这场由政治事件引发的骚乱,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南非经济的衰退,叠加疫情的冲击,经济增长更是雪上加霜。南非曾是一大批中国人的淘金地,而今,它的吸引力正在减弱。

雇佣安保公司保卫

徐长斌已经在南非经商20多年,在约翰内斯堡、德班等城市拥有几个大型的中国商城,而这些城市都是此次骚乱的重灾区,尤其是德班。

德班所在的夸祖鲁·纳塔尔省,是前总统祖马的家乡。祖马自7月7日因“藐视法庭”罪名入狱服刑以来,他的支持者便在夸祖鲁·纳塔尔省发起抗议示威,很快,抗议就演变为大规模的打砸抢烧事件,并迅速扩散至南非其他区域。

在骚乱发生的第一天,徐长斌位于德班的商场,就成了不法分子冲击的对象,但幸好商场保安和警察的及时制止,才免遭荼毒。他对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说:“闹事的人冲进来后,一些店面的玻璃门被敲碎,抢走了点东西。我们对骚乱是有准备的,商城保安、警察都在场,就把他们驱赶走了,损失比较小。”

但其他华人开设的店面、商城、工厂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介绍,华人华侨开设的商店被打砸抢的情况很多,在夸祖鲁·纳塔尔省的纽卡索,华人开设的几家工厂都被破坏分子所焚烧。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7月16日晚的全国电视讲话中透露,在此次骚乱中,多达161家商场和购物中心、11个仓库、8家工厂和161家酒类专卖店等遭到了严重破坏。此外,已有212人因骚乱丧生、2550名涉事人员被捕,整个国家的经济损失超过数十亿兰特(注:7月2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显示,1元人民币兑换2.2453南非兰特)。

作为南非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约翰内斯堡的骚乱情况好于德班,但人们也惶惶不可终日。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成立于2004年,是保护南非华人华侨合法权益、调解华人华侨纠纷、协助警方打击犯罪的组织,该中心的主任李新铸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称,骚乱发生后,他们比平时更加忙,队员们不停地开着巡逻车在华人的聚集区进行巡逻。约翰内斯堡虽然有一些小型的华人商店受到破坏,但大型商超都没有遭受直接损失。

除了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的保护,徐长斌商场里拥有持枪证的商户还组建巡逻队,与商场保安一同保卫商场,防止不法分子伺机捣乱。“来南非快30年了,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这还是第一次。大家担心财产受到损失,也没办法了,就自发组织起来。”

拿着抢来的东西在网上炫耀

祖马入狱服刑是这次骚乱的直接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经济问题。

“南非真是一天不如一天,如今还在全世界面前弄了一个大笑话。”1992年就来南非打拼的李新铸,见证了这个昔日的非洲经济强国几年间在发展上的衰退。他称,从曼德拉当选南非首任黑人总统算起,已经27年了,但南非人的日子却越过越穷,直到现在,一些地方还不通水、电,居民用水还需要政府用罐车运送。

今年2月,央视新闻援引南非媒体的报道称,长期以来,评级机构一直就南非日益严重的债务危机和发展经济的能力提出质疑。2020年11月,穆迪将南非的外币和本币评级从Ba1下调至Ba2,比投资级别低两级,前景展望为负面;同月,惠誉将南非的外币和本币评级下调至BB-,比投资级别低三级,前景展望为负面;今年2月,穆迪表示,如果南非的债务负担继续增长,可能会进一步下调其评级。

上述报道称,新冠疫情加剧了南非政府财政状况的恶化程度,降低了政府财政收入,提高了借贷成本,并将南非经济推入近30年来最长的衰退期。穆迪表示,近期不太可能上调评级,但如果政府经济改革有效,它可能会将评级前景从“负面”改为“稳定”。但南非斯坦林布什大学经济研究局称,由于社会和政治障碍,南非结构性经济改革的进展有限,并预测到2022年,该国的债务与GDP之比将达到100.7%。

失业率高是困扰南非的另一大社会问题,而疫情防控不利,又导致失业率再度攀升。据李新铸观察,在南非,很多年轻人都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年轻人给社会安定埋下重大隐患。同时,南非还聚集了大量来自津巴布韦、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的非法移民,助推了居高不下的犯罪率。

据彭博社近日报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南非失去140万个工作岗位,其失业率在2021年第一季度达到创纪录的32.6%,在彭博社追踪的82个国家中排名第三。另据南非独立传媒网站报道,普华永道在7月份经济展望报告中表示,预计暴力事件将导致南非今年的GDP下降0.4个百分点,对区域商业活动和供应链运转造成的不利影响已经导致5万个就业岗位面临风险;预计负荷削减导致今年GDP增长减半,并导致失去27.5万个潜在工作岗位。

在这场骚乱中,还出现了很多啼笑皆非的事情。韩芳说:“在骚乱中抢东西的一些人,还会在网上炫耀。有一家人,抢了一套很贵的沙发,却搬不进他们铁皮屋子,最后只好全家人轮流在门口看着这套沙发。现在可是南半球的冬天,气温很低的。”

华人华侨萌生退意

早在2019年,徐长斌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就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刚刚被国际社会解除制裁的南非,物资还比较匮乏,之后,大量中国人带着价格低廉的中国产品涌入南非,生意可谓顺风顺水。他说:“90年代初来南非做生意,没有不赚钱的。”

但是,随着近些年南非经济的不景气和日益严重社会治安问题,在南非的华人华侨逐渐萌生退意。徐长斌称,华人华侨在南非做的生意,基本不与生活必需品相关,在疫情的冲击下,南非人自然会减少非必需品的支出,导致其收入受到影响。目前,已经有一些人去非洲其他国家寻找商机,也有的选择回国。

据李新铸多年的观察,在前些年,会有一些中国人深入到南非的乡村开商店,慢慢地,就退到了乡镇上,到现在,基本都回到了城市。他说:“生意不好做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一个原因是南非有大量非法移民。对于那些来自埃塞俄比亚、纳米比亚的人来说,南非简直是个天堂,赚多赚少对他们来说不重要,留在这里生活就够了。但中国人要养家糊口,还要改善生活。这样一来,生意做不大的中国人,就慢慢离开了。经过这次骚乱,离开南非的人可能还会增多。”

就韩芳而言,多年在南非的生活,让她对这里很有感情,虽然疫情让她遭受不小的损失,但仍不打算离开。不过,她不再将全部产业都押注在南非市场,并将投资计划提上日程,她说:“之前在南非修了一所房子,想着以后养老用,用的材料都很好。疫情来了之后,也觉得没什么,总要住嘛。但这次打砸抢,让我有点害怕,觉得还是要把一些投资投到海外去。”

韩芳除了在南非经商,还在当地开了一所面向华人华侨的慈善学校,主要是传授中国文化。她说:“以前培养孩子读书,是希望他们去欧美留学,现在不是了,是希望他们回中国,去中国读书,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多。不少家长的想法是孩子回了中国,就不要再回南非了。”

封面、导语图为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首府彼得马里茨堡一间大型购物中心前,参与抢劫的人潮。

来源:中新经纬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