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高唱国歌,日本队无人张嘴,这届奥运会真把日本人给伤到了

娱乐
9阅读

7月14日清晨,中国帆船帆板队在位于东京近郊的江之岛码头举行了升旗仪式。因为现场条件简陋,中国队不得已因地制宜,将470级帆船的桅杆作为旗杆,升起五星红旗,并全体高唱国歌。

据中国帆船帆板协会主席张小冬介绍,中国奥运健儿对升国旗仪式都非常重视,因为他们对于祖国给运动员的全力支持都非常感激;只有祖国强大了,运动员们才有机会代表国家来参赛。升旗仪式也是最能够激励运动员、激发他们爱国热情、调整好备战状态的仪式。

中国帆船帆板队运动员在连升旗杆都没有的日本码头上举行升旗仪式,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想起了86年前,在旅日期间英年早逝的中国音乐家聂耳。

1935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神奈川县藤泽市鹄沼海岸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时年仅23岁。这一年4月,聂耳才从上海来到日本。在日期间,聂耳创作出了《义勇军进行曲》的初稿。同年5月,《义勇军进行曲》作为抗日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随着这部电影一同公开面世。至此,聂耳的名字和《义勇军进行曲》一道,成为了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两个重要标志。

在《风云儿女》拍摄之初,许幸之本没有计划为它谱写主题曲,所幸当时尚在监狱中的作词家田汉没有将就,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田汉在香烟盒包装纸的背面写上一段歌词,这就是《义勇军进行曲》的原始手稿。得知这一消息后,聂耳主动请缨,要求为《义勇军进行曲》谱曲,并且对歌词进行了多次修改。

虽然聂耳没有等到《义勇军进行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那一天,但是后世的中华儿女仍然铭记着这位不朽的革命先驱。时隔86年之后,中国奥运代表团的参赛健儿来到日本,他们升起了五星红旗,唱响了聂耳最熟悉的曲调。国歌嘹亮,可慰先烈英灵。

同客场作战却仍然士气饱满的中国奥运代表队相比,东道主日本队在这方面差了不止一点意思。7月21日,日本女足在东京奥运会上首次亮相,对阵远道而来的加拿大队。在开赛之前,加拿大队全体面向国旗,高唱国歌。而当日本国歌《君之代》的音乐响起时,日本队上下却是一脸苦闷相,无人张嘴。不仅是场上的日本女足队员,就连场下的日本教练席和替补席也一样。

日本队的这一举动令许多日本网民感到怒不可遏,但事实上,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早在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上,前日本首相、前日本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就曾抱怨过这个问题,他埋怨道:“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好好唱国歌?不要只是假装动嘴皮子,要大声地高唱国歌。尤其是站上领奖台之后,更要好好唱国歌。你们有没有好好唱,日本国民可都在电视机前看着。连国歌都不会唱的人,没有资格成为日本代表团的一员。”

虽然森喜朗振振有词,但是也有不少人为日本选手打抱不平,直言“不是选手不想唱,而是日本国歌实在不好唱也不好听。”日本国歌《君之代》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明治维新时代,在早年创作的过程中还曾邀请英德两国人士深度参与。目前流行的《君之代》是在1880年定下的,初次演奏就是在当年11月睦仁的28岁生日上。

从《君之代》的歌名上就不难看出,这是一首歌颂日本天皇、宣扬忠君思想的歌曲。从歌词上看也的确如此:我皇御统传千代,一直传到八千代,直到小石变巨岩,直到巨岩长青苔。

虽然由睦仁开创的“大日本帝国”早就在1945年的广岛和长崎核爆中随蘑菇云一起灰飞烟灭了,但是《君之代》作为日本国歌却一直保留到了今天,而且曲和词都没变。

在日本国内,有部分民众对将《君之代》纳为日本国歌一事感到非常不满

如此一来,难免会让一些日本人感到心里膈应,觉得在唱国歌时会把爱国主义和忠君思想联系到一起。虽然森喜朗等日本老派政客极力劝导,但从本届奥运会的实际情况来看,日本人运动员对《君之代》还是提不起多大兴趣。

来源:兵器杂志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